【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5

※我一直覺得木兔跟赤葦一定有很多生活習慣上的反差萌,畢竟是處女座跟射手座嘛呵呵呵,感覺在整理東西上木兔會是要好好整齊歸類才爽的型,而射手座的赤葦比較注重自己偏愛的部分


05 發現信件盒子


  單人租屋套房裡堆了幾個紙箱,毫無擺設的狀態缺乏人氣,木兔卻已經開始幻想未來房間的主人會如何在這裡生活。

  他會坐在這張書桌前讀書,讀累了倚肘小寐。

  他會躺在這張床上向天花板托球,也許睡前滑個手機順便回自己的訊息。

  他會在小小的淋浴室裡沖澡、刷牙還有……算了,不敢亂想。

  而他臆想的對象赤葦正在管理室裡跟房東討論之後的住宿事宜。


  越探近對方的日常生活木兔越了解其實赤葦不是個嚴謹的人,雖然外在行為如此有條不紊。

  比如他現在偷偷打開赤葦的箱子,發現裡面的雜物堆成一坨一坨的,有的零散在外、有些卻裝在便利商店的袋子裡、舊鞋盒裡或各式各樣隨機的收納方式。

  看起來好像混亂卻好像亂中有序,偶爾有幾個紙箱上面貼了「文具」、「電線」之類的標籤,有的卻又沒有。

  木兔從中拿起了一個什麼都沒寫的ASICS紙盒,掂掂重量評斷裡面應該不是排球鞋。

  「哇,是信件盒啊……」

  信件們被一張張疊起,木兔隨意翻閱一下發現並沒有什麼特殊順序。

  比如說最上面的是張署名黑尾鐵朗的賀年卡、第二張是前梟谷排球隊經理雀田畢業時寫給每人一張的卡片、第三張是赤葦高中班上的畢業合照……等等。

  這麼說來好像沒有什麼印象自己有寫過卡片給赤葦,畢竟本來就是很少在寫卡片的人。

  木兔一邊這麼想一邊翻著各式各樣的卡片翻得津津有味,對於窺探別人隱私的行為絲毫不猶疑。

  盒子裡的信件都沒有封套,木兔也覺得赤葦大抵就是拆完就丟的那種人,但唯獨有一個小牛皮紙袋躺在盒子的最底部。

  那個牛皮紙袋上的商標他很熟,是以前梟谷附近一家甜甜圈店,但怎麼覺得這個紙袋的眼熟不只是如此。


  他悄悄打開它,從裡面取出的第一樣物品是樂天小熊餅乾附贈的小熊卡片,外面的封套還沒拆,小熊也還卡在紙框框裡沒有被戳下來。

  木兔好像有那麼點印象。


  那天練習結束木兔突然拿出了一盒家庭號小熊餅乾,說是體育老師給班上運動會有得名的同學的獎品。

  高二的同學立馬狼吞虎嚥、高三的前輩也加入湊熱鬧,當時的高一只剩下赤葦還在社團辦公室,身為剛加入不久的新血也不好意思隨意加入。

  「欸,你都沒吃到耶,」木兔說,空空如也的盒子卻只倒出一個贈品卡片,「那這個送你吧。」

  「啊……謝謝。」

  「你托的球超棒的,我有預感我們可以成為很棒的搭檔喔──HEY──」


  第二樣是一張明信片,那是木兔去畢旅時隨手買的,他甚至有點忘了圖上的海景是哪裡。

  原來他有寫過卡片給赤葦啊,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To赤葦京治 主將的位子就交給你了!加油啊!』

  那好像是高三要引退前的交接日他塞給對方的。

  他倒是有點印象自己當時身為主將卻連交接的實際日程都搞錯了,這張卡片還是當天木葉提醒後才急忙忙寫的。

  「你是今天才想起要交接的吧,木兔前輩。」那時赤葦好像是這麼說的。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前輩!我會補上交接禮物的!」然後至今都還沒。


  第三樣居然是他的畢業照,照片裡的他穿著梟谷的制服,手裡端著一顆排球擺出要自拋自扣的動作。

  木兔依稀想起那年拍照的廠商把每個人的畢業照複印了很多份,因為不知道有什麼功用,於是整屆掀起了一股亂塞照片熱潮。

  所以某一天赤葦到社團辦公室時發現自己的鐵櫃上貼了一排前輩們的畢業照。


  最後木兔回憶起那個紙袋。

  那是他畢業後某一次回排球隊探望後輩們,甜甜圈是路過想到的慰問品。

  而他進到熟悉的體育館,看到了認識與不認識的學弟,卻沒見到最眼熟的那個身影,站在二傳位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少年。

  當下的感覺說不出來的違和。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入秋後他們的主將大人就染上了感冒,不輕不重卻糾纏不斷好幾天,今天是練到撐不住才被催去辦公室休息的。

  刻意放輕聲音踏進社辦,果然趴在桌上抱著外套小眠的是他曾經的副主將、二傳手。

  雖然在休息,木兔卻不意外地發現赤葦眼前擺著幾張失誤表跟檢討冊。

  以前也看過幾次赤葦小睡休息的場合,但總是很容易被驚醒的淺眠,睡得這麼熟倒是沒見過。

  他第一次察覺,總是從容吐槽他、幫他扛下很多的後輩,也許不若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游刃有餘。

  抱著鬧一波的心情回來,後來卻不忍叫醒這個睡著的人了。

  於是他留下那一袋甜甜圈。


  翻過紙袋背面,果然是他稍嫌歪扭的一句『辛苦了』,附贈一個貓頭鷹塗鴉。

  ──原來這一切一切赤葦都留著,簡直太犯規了,讓他有種理虧的感覺。


  他把盒子收一收放回原位後赤葦也剛好拿著合約書回到房間。

  「啊,木兔前輩你把全部都搬完啦?」

  「我果然是個可靠的前輩吧,HEY、HEY、HEY──」

  「只不過是幾個紙箱而已……嗯?」赤葦隨手翻動紙箱查看,猛一抬頭盯著木兔的視線比所有鴟鴞都還要犀利敏銳,「木兔前輩,你有動過裡面的東西嗎?」

  「啊、欸?怎麼會啊,是赤葦的東西本來就收得太亂了吧!」

  對自己的收納方式有自知的赤葦沒有繼續追究上一個問題。

  「我又不是潔癖處女座。」

  「喂,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暗指我!你倒是跟我說說看射手座要怎麼收東西啊。」

  聞言,赤葦還真的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我不知道其他射手座是怎樣,不過特別喜歡的東西我才會認真整理好,其他的就隨意了。」

  


评论(4)
热度(87)

© 辣炒海瓜子 | Powered by LOFTER